威尼斯APP登录

《维子之故 第二部 [隋唐金蚕同人]》绿豆苏^第142章^ 最新更新:2016-

  “你都知道你后天要动身了,好应该早睡养神啊!这都什么时辰了?你若是真睡不着,到外头把整个侯府扫一遍,扫完了,天也就亮了,,你也该累极睡倒了~”

  “气!”罗成掀开絮丝被子,猛地坐起来推开半扇围屏,一时外间烛光漏入暖间,洒在傅玉书脸上身上。罗成指着傅玉书,咬牙道:“你小子还在装!”

  似此初冬更深夜寒,温暖被窝骤然被掀,傅玉书纵有习武,此刻亦觉身上微凉,因笑道:“哎呀!冷死人啦!”双手却不去扯被子,反而勾了个靠枕来半抱着半伏着,一把墨发如云似雾,散乱贴在背上、臂膀上,朦胧烛光一映,益显肌肤光洁胜玉、细腻赛蜜。傅玉书回眸向罗成一笑,软语道:“要把我冷成伤风么?”

  罗成本是眼神放亮,听了傅玉书这话,忽又轻咳数声,顾不得自身也是光着膀子,先抓过絮丝被子盖在傅玉书身上。一面替掖着被子,一面抱怨道:“你小子就是坏心眼!本公子求你求了几年啦?你总不肯说一句!”

  罗成拍开傅玉书那手,气道:“你光就会说‘知道了、知道了’,也不回我一句半句!我怎知你是爱我还是厌我呢?”

  “哈?”傅玉书失笑道:“你先让一让。”罗成放开两手,傅玉书掀开絮丝被子,慢慢地坐起来,懒懒地拨开披两肩墨发,指着身体上一个又一个由罗成所留、有新有旧的热情印记,“你看、你看、你看、你看、你看——我若恶你,岂能容你在我身上放肆?”罗成脸上轰地发烧,神情虽有不甘,却是做不得声。傅玉书笑吟吟说道:“小呆瓜,说你呆你还不认~”说时一指印在罗成额前,“本公子为你所做一切,岂有比不上此区区三字?”

  “比得过有余!”罗成捉住傅玉书手掌,似要不到饴饵的孩童那样鼓起两腮,“可我不管!我就是要听到你说你爱我!”

  傅玉书蓦地趋前,在罗成嘴上柔柔一吻,轻声道:“本公子嘴巴没空。”末了双唇往下移,贴着罗成肌肤游弋……

  傅玉书躺在褥垫上瞧着罗成急急忙关上围屏,两眼笑成弯月,“别要关上,黑漆漆地,叫我怎么看得见你?”

  “今年的雪,来得早了些。”定老望向中天,初冬第一场雪不慢不紧凭空而降,过有片刻,地面已积了一层薄雪。

  傅玉书望着军队最前头的白龙驹迈过辕门渐行渐远,那银甲少将终究隐没在皑皑雪花中。半晌,低声问:“这雪……对行军不好吧……”

  “不尽然。”定老拈须微笑,“若是暴雪,队军才真叫动弹不得。似现在这点小雪,比毛毛雨强不了多少。”

  十月上旬,罗成应李世民所请,领二万兵南下夹击刘黑闼军。于此初冬之际,尚无大雪封路,突厥贼踪未绝,仍在边境伺机而动,由是定老还须坐镇幽州。傅玉书本该在侯府中舒舒服服地等候罗成班师,不想大军出发后十天,定老接到隐士居急报。原来曹家村遇袭,与贼子缠斗数日方始罢休,村子在乱中失火,坏了好些人命,隐士居元老朱大林亦为守村战死。定老得信,默默无言,唯有长叹。傅玉书情知定老心中难过,奈何有责在身难以赶赴济阴,遂自请代走这一趟。定老欣然,送行前说道:“你到隐士居后不必赶回来,以免回程时遇着封河,且待开春再与成儿同返吧,只可怜你得独个儿过年了。”

  傅玉书匆匆乘船南下,因天气恶劣以至行程有阻,等赶到曹家村时经已是十一月中。入得村来,疮痍满目,内中房舍烧去半数,余者损坏亦多,村民往来忙于修葺。隐士居前架起好几个大帐,未曾走近已感到空中有股热气弥漫,似是煮粥又似是煮药;周遭孩童哭喊声似远还近,此起彼落竟不曾稍歇。

  傅玉书脚步不停先往朱家吊丧,因见朱濠消瘦不少,便劝道:“朱老去后,朱家重担即落在你肩上,你应当保重。”朱濠苦笑道:“事情太多,(叶)青竹、(曹)非文为村中重建事宜忙得天昏地暗;(叶)华叔年事已高;二弟(=朱德)脚伤未愈不能下地,公事家事加起来千头万绪,我少不得要多些担当。”傅玉书问:“如今村内可有短缺?”朱濠来了精神,执手道:“确然有,还望公子能帮上一帮。”傅玉书忙问究竟。朱濠续道:“隐士居为抗贼故,伤者不少,村民受害亦深。隐士居设粥棚药棚照顾伤患,村内不至冻馁,粮食虽可维持,弊在药物无多。”傅玉书闻言,马上答应。

  傅玉书是夜发出信件,五天后雷来信约在白马渡交收。由是傅玉书向朱濠借来二十人,当日前往白马渡。

  傅玉书在初更到达渡头,雷笑道:“郎君请到船舱一看!”傅玉书依言入内,赫见舱中暖间内有两人对羿,定晴一看,竟是韦焱与雨!不禁喜道:“焱叔!雨姐姐!”快步走去,又听暖间里传出呵呵一笑,探头往里瞧,却是俞淼倚在最里边喝着鸡汤,红光满脸,滋滋润润。傅玉书笑道:“淼叔也在!”

  适时仆人为傅玉书送上食案,雷捋袖斟酒,俞淼在旁劝食。傅玉书见盘中饮食尽是自己所喜,心头一暖,笑道:“咱们好些年没在一起过年,难得今次齐聚,不等过了年,谁都不许走。”蓦地念及已死的电及断去一臂的风,不觉黯然。

  韦焱瞥见傅玉书神色一变,不慌不忙往局中下子,一记杀掉大片黑子。韦焱不去管雨痛心低呼,只向傅玉书笑道:“怕只怕咱们留在此地,玉书却要赶往他处。”俞淼知机,故意搭话:“哦?赶往何处呢?”韦焱悠然道:“我闻罗公子南下以后连连告捷,不必一月,已夺回定、栾、廉、赵四州。李世民在山西为突厥耽搁,终在日前脱身,赶赴获嘉。照此来看,两军夹击之势将成,罗公子也快将功成身退啦。”雨、雷佯作讶然道:“原来如此!想来确是罗公子比较有趣,也怨不得郎君撇下咱们啦!”

  傅玉书不理四人胡言乱语,拣了块稀嫩鸡肉细细品尝,说道:“我就留在隐士居看照,哪也不去。”另外四人眉来眼去,笑而不语。傅玉书另起话头,向俞淼问道:“淼叔,店里收拾好了?”俞淼点头道:“各州分号都已易手了,就差北平内两个店面,只等你发话,那两个店面随时可以收掉。”雨轻叹道:“傅家店老字号啊,这么就没了。”雷不以为然,大口饮下杯酒,笑道:“也不过是左手换右手的事,就是要来蒙外人罢了。”雨轻轻耸肩,又下数子,奈何劣势难挽,唯有认输。

  原来七天之前,唐五万兵赶抵获嘉,刘黑闼挑战失利,遂弃相州,退守洺州。由是李世民复取相州,进军肥乡,于洺州之南列营。那边厢罗成连下四州,分兵后只余一万人,继续向邢州进发。刘黑闼计较一番,派大将刘十善领兵两万,北上迎战罗成。刘军若能取胜,一则可解李唐、幽州合击之危,二则可振己军士气。独惜事与愿违,只因罗成从来不系易与之辈。

  三天前,两军在巨鹿交锋,刘十善大败,刘军两万兵折了一万六,罗成一举夺下邢州。于此惨败同时,洺州之北有一四面环水,名为‘洺水城’的小城发生内乱,居民扑杀刘军守将后打开城门投唐。李世民大喜,派秦叔宝领一千五百兵士进驻洺水城。

  战事非傅玉书所长,但从地形上看,肥乡在洺州南,洺水城在洺州北,刘军所在洺州城位处当中,直似腹背受敌,情况相当不妙。

  洺水城洺水城,恰好是纸坊所在啊!虽说窦建德死后乱事一箩筐一箩筐地倒出,纸坊早已弃置,可也不知那招牌拆了没!若然那招牌被罗小呆看到……

  傅玉书正自思量,忽瞥见雨、雷在旁连连坏笑。傅玉书一眼瞪去,雨抿嘴笑道:“由白马渡快马赶去洺州也不过三日路程,如何?”傅玉书别过头,啐道:“如何如何?我不是说了得回隐士居么?”雷辛辛苦苦按下笑意,只道:“尚有一批物资从别处运来,莫约除夕前到,郎君正好来与咱们团年。”傅玉书答应后即把物资运回曹家村。

  只听雨悄声道:“罗公子为苏定方所伤!如今被困在洺水城内,唐军无法救援!”那声音十分十分轻,可字字惊心,一字仿佛化作一记重拳,重重打在傅玉书心头!

  依剧本演来,大杀器苏定方出场,罗成受伤,必然系为箭所伤~不过剧组的钱都用来买便当了,不够钱买一万枝箭,所以各位可以放心^0^

  本站全部作品(包括小说和书评)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互动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

  与本站立场无关。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,任何单位,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复制、分发,以及用作商业用途。

  重要声明: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违规作品,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。

上一篇:维子之故。

下一篇: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。